苦瓜 - 国家苦瓜地理

苦瓜人生有三层境界:少年吃瓜家宴上,懵懂咂舌头。壮年吃瓜酒楼中,万般无奈、豪情随逝风。暮年吃瓜枯藤下,心已如死灰。江湖知交半零落,一行清泪、潸然到天明。

夏日炎炎,正是吃苦瓜的好时季。


苦瓜,是蔬菜界的另类。

 

世上的各式瓜果,都往甘甜媚人的道路上狂奔,唯有苦瓜傲然独立,一直保持着孤苦清高的脾性。

 

苦瓜源于热带非洲,多种植于东印度及东南亚一带,欧美也有移植,不过主要是作为观赏植物。


苦瓜可炒食可生食,可干制也可腌渍。


通常人们食用苦瓜的嫩果,其实它的嫩梢,嫩叶和花也可食用。


明以前的中国人,都没吃过苦瓜。当代的吃瓜群众,吃的都是甜瓜。


据说是郑和下西洋,才把苦瓜带回来。

 

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能吃苦的族群。只有在中国,苦瓜才从南到北受到最广泛的欢迎。


长江,是中国地理的重要区划线,也是中国苦瓜品类的分界线。

 

长江以南,气候潮湿溽热,苦瓜果实的颜色以绿和浓绿品种为多,苦味较浓,食用起来清热祛毒功效最佳;


长江以北,气候相对干燥温和,苦瓜则以淡绿或绿白色品种为主,苦味较淡。

 

爱吃苦瓜的中国人,大多居住在广东、广西、海南、福建、湖南、四川等省份。

 

苦瓜品类繁多,单从外形可分大小两类:大苦瓜呈长条状,小苦瓜呈纺锤状。

 

在不同的地区,苦瓜有着各自的名称。譬如凉瓜、癞瓜、癞葡萄、锦荔枝、金铃子、红娘等等。

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款“白玉苦瓜”,为清朝工匠用羊脂玉雕琢。两只苦瓜依偎紧靠,好似并蒂而生,饱满圆润,温润含蓄,生机盎然。

 

台湾农人用花莲县的山苦瓜种,培育出现实生活中的白玉苦瓜,并被引进至大陆试种、推广,成为苦瓜圈的新贵。

甜,是舌尖的谎言。

苦,是人间的正味。


美食的最高境界,是一桌苦瓜全席宴:

凉菜

凉拌苦瓜

热菜

辣椒豆豉炒苦瓜 | 苦瓜炒鸡蛋

凉瓜炒田鸡 | 凉瓜排骨 |  酿苦瓜 


蚌肉苦瓜汤

甜点

糖渍苦瓜干

最后,

上一杯滋味隽永、醇厚爽口的苦瓜茶。

 

苦尽甘来

是中国人的生存哲学


至少有两个爱吃苦瓜的人,名字留在了青史上:

 

一个是广西藉的北漂画家朱若极,曾经贵为公子哥,后来家道败落,不得已出家为僧。

 

苦瓜,是他的人生况味。他几乎餐餐不离苦瓜,甚至供奉案头朝拜,自称“苦瓜和尚”。

 

他的画无论花草树木还是山川河流,奇险秀润中藏着一种苍莽苦涩的韵致。

 

他生前贫困潦倒,死后作品却拍出上亿的天价。吴冠中称他为“中国现代美术的起点”,他为世人熟知的名字叫石涛。

 

一个是湖南藉流浪诗人毛润之,写过一首“挥手从兹去,更那堪凄然相向,苦情重诉。眼角眉梢都似恨,热泪欲零还住……人有病,天知否?”

 

他后来发动革命,成为开国元首。他曾经设饭局招待末代皇帝溥仪一道辣椒炒苦瓜,吃得溥仪额间满是汗珠,心内五味杂陈。

苦瓜人生有三层境界

 

少年吃瓜家宴上,懵懂咂舌头。

壮年吃瓜酒楼中,万般无奈、豪情随逝风。

暮年吃瓜枯藤下,心已如死灰。

江湖知交半零落,一行清泪、潸然到天明。

 



苦瓜,是国民的脸谱,

是苦涩人生的一剂解药。

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| 壹宅壹院(ID:one-yard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