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一串

由bilibili和旗帜传媒联合出品的《人生一串》是国内首档汇聚民间烧烤美食,呈现国人烧烤情结的深夜美食纪录片,本片将镜头伸向街头巷尾,讲述平民美食和市井传奇,以最独特的视角真实展现烧烤美食背后的独特情感。作为一档接地气的美食节目,《串》旨在展现每一串烧烤的魅力往事,和最真实的美味体验。

分享:

导演语:

2017.1.16,案头准备就绪,我带着老婆、儿子,还有制片人岳明,从北京出发,驱车东北,开始寻找片子需要的烧烤。老婆负责开车,我负责找线索、沟通,岳明负责拍照,写公众号,六岁儿子没人看管,跟出来长长见识。 

当晚,我们在葫芦岛兴城见到了龙哥。门脸不大、龙哥稍胖。热情的龙哥给我们烤了一大桌子,五花肉卷金针菇,干豆腐卷大葱,东北烤茧蛹,丹东黄蚬子,鸡头凤爪,根本拦不住。那天跟龙哥聊到很晚,烧烤门道,人生故事,边喝边聊,一见如故,结果考察第一站我就喝大了,幸好岳明还清醒,转天一早,一篇几千字配图的考察报告新鲜出炉。17号我们要去虹螺岘寻找干豆腐的传人,路过龙禹烧烤的门口,我发微信道别,龙哥回复,“兄弟,路上小心,回来时还上哥这儿来”。 

这就是我们考察的第一站。 
龙哥没有入选最终的拍摄,其实他做得蛮好吃的,类似的朋友还有不少,有的甚至都拍完了,篇幅有限,最终也没进成片。我心里非常过意不去,他们都不是大人物,这样的机会不多,如果做第二季,我一定要把他们加进去。 

要感谢老婆和儿子,没有她们,不少烧烤店会把我们当骗子,蹭吃蹭喝那种,真的,很多烧烤摊根本不相信我们,不相信有人拿拍电影设备去拍他们,觉得不可能。妇女儿童的存在为我们赢得了一些印象分,就算是骗子也坏不到哪儿去吧。其实恰恰是他们的半信半疑,更坚定了我们要拍好这个片子的信念。 

这些年四处拍摄。每到一地,当地朋友请吃饭,我总提议去大排档,很多人觉得大排档表达不了“有朋自远方来”的喜悦,但我是真喜欢,幕天席地,通畅透气,桌子虽小但人挨得更近,光线昏暗却容易敞开心扉。就着夜色,喝酒聊天,初次见面略显生分的感觉可以迅速消融,片子怎么拍都顺当。 
如果是老朋友,更不用讲究了,找个小摊儿,不论天大还是屁大的事情,朋友们都听得津津有味,眼睛里闪着光,有时话题不知怎么就停下了,剩下明明灭灭的炭火。 
“再烤点儿什么” 
或是一声慨叹。 

我们尽力把《人生一串》做得有温度,有趣味。但和烧烤一样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味,我也不认为纪录片有绝对的好坏。一种味道脱胎于一方水土,满足一方食客;一支纪录片来自于一个看世界的角度,共鸣于有相似经历的一群人。看了大家发的弹幕,我特别高兴,在B站,能聊一聊的朋友还真不少。